杜塞尔多夫vs柏林赫塔

轉載:業務探討 |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職務犯罪案件中的適用——訪中國海洋大學法學院詹建紅教授

日期: 2019-06-03 來源: 縣監察委
【字體: 打印
索 引 號 595058024/2019-00181 主題分類 文件解讀
發布機構 縣監察委 發文日期 2019-06-03
文  號 主 題 分 類 文件解讀

       隨著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推進和刑事訴訟法的修改,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監察程序與刑事訴訟程序間的銜接適用已成為職務犯罪案件辦理的“新常態”。

  2019年4月18日,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河北省政協原副主席艾文禮受賄案作出一審判決,對被告人艾文禮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百萬元。該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修訂后首起適用認罪認罰從寬處罰程序審理的原省部級領導干部職務犯罪案件。

  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就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職務犯罪案件中適用的有關問題,采訪了中國海洋大學法學院詹建紅教授。

 

詹建紅

  問:從法學角度,您認為應該怎樣理解“認罪”“認罰”“從寬”三者的內涵?

  詹建紅:從法律規定來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概括規定了認罪認罰從寬的基本內涵,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依照此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應是“自愿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并“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認罰”是“愿意接受處罰”;而“從寬”并沒有予以明確。由于該條位于刑事訴訟法的總則部分,側重于對制度或程序運用的原則性指引,對于“認罪”“認罰”“從寬”的規定稍顯抽象。比如,艾文禮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在提起公訴前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真誠悔罪、積極退贓,避免、減少損害結果的發生,愿意接受檢察機關提出的減輕處罰量刑建議,并在律師見證下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的規定,可以依法從寬處理。

  刑事訴訟法分則部分的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百七十四條對認罪認罰從寬的內涵予以了細化,“認罪”要求被追訴人認可“涉嫌的犯罪事實、罪名”,既要承認涉嫌犯罪的事實,也要認可涉嫌犯罪行為所涉及的罪名。“認罰”具體指被追訴人“同意量刑建議和程序適用”,這里的同意事項既包括檢察機關對追訴人所提出的量刑建議,也包括對之后案件處理程序的選擇。“從寬”則包括實體從寬和程序從寬兩個方面,這不僅意味著認罪認罰的被追訴人可以獲得從輕、減輕直到免除刑罰等實體法意義上的刑罰優待;而且從刑事訴訟程序流轉的角度,還可能意味著程序環節的簡化、程序措施運用或程序分流處理上的寬緩,如決定采取或變更為較輕的強制措施、不起訴等。

  問:監察機關所提出的從寬處罰建議,與后續的刑事訴訟程序,應該如何銜接?

  詹建紅:依據監察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涉嫌職務犯罪的被調查人主動認罪認罰,有自動投案、真誠悔罪悔過,積極配合調查工作、如實供述監察機關還未掌握的違法犯罪行為的,積極退贓、減少損失,具有重大立功表現或者案件涉及國家重大利益等情形之一的,監察機關經領導人員集體研究,并報上一級監察機關批準,可以在移送人民檢察院時提出從寬處罰的建議。國家監察委員會在將艾文禮案件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時,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向檢察機關提出了減輕處罰建議。實踐中,不少地方的監察機關往往以公函的形式提出這種建議。訊問筆錄、被調查人親筆供詞可以作為證據材料隨案移送檢察機關。監察機關可以通過訊問筆錄、被調查人親筆供詞、起訴意見書記載被調查人的認罪認罰情況,并隨案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由檢察機關依據監察法和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案件及犯罪嫌疑人的認罪認罰情況進行審查,決定是否向法院提出從寬處罰的建議。

  問: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應該從哪些方面規范適用?

  詹建紅:隨著監察法和2018年修改的刑事訴訟法的全面實施,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不僅以其特有的時代價值和現實意義成為理論界和實務界熱議的話題,并以跨穿監察程序和刑事訴訟程序的“兩棲”特性,躋身監察法和刑事訴訟法這“兩法”銜接的過程中。新確立的國家監察體制形成了監察對公職人員的全覆蓋,保持了懲治腐敗高壓態勢。而刑事處罰作為國家處罰體系中最嚴厲的處罰方式,需要通過刑事訴訟程序才能得以適用。在此過程中,監察機關的調查過程及結果需要經受刑事實體法和刑事程序法的“雙重檢驗”。法律文本的不同表述,導致監察程序和刑事訴訟程序中認罪認罰從寬的制度規范存在較大差異,為了推動和實現“兩法”的順利銜接,職務犯罪案件中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應該在統一認定與適用標準、保障被調查人合法權利、規范認罪認罰情況記載,以及建立被調查人認罪認罰的審查機制等方面,進行規則和機制完善。具體而言:

  一是統一認罪認罰從寬的認定與適用標準。以監察法和刑事訴訟法的制度規范為依據,將刑事訴訟法確立的認罪認罰的認定標準和從寬處罰的適用標準,作為監察機關、檢察機關和法院辦理案件時的共同適用規范。監察程序中的“認罰”只應強調被調查人主動承認犯罪事實,愿意接受刑事處罰即可,而不應涉及刑罰的具體種類和量刑幅度。

  二是強化被調查人的權利保障。確立被調查人獲得告知的權利。監察機關對涉嫌職務犯罪的被調查人進行訊問時,應當告知被調查人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可以從寬處理和認罪認罰的法律規定,確保被調查人認罪認罰的自愿性。

  三是規范被調查人認罪認罰情況的記載。被調查人在調查階段認罪認罰的,應當在訊問筆錄中記明,并可由被調查人寫出親筆供詞,以準確詳實記載被調查人認罪認罰的情況。

  四是建立被調查人認罪認罰的審查機制。檢察機關收到監察機關移送審查起訴的認罪認罰案件后,應當對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自愿性進行審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曹靜靜)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主辦:中共滎經縣委 滎經縣人民政府 承辦:滎經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維護:滎經縣網絡管理中心 電話:0835-7622252

蜀ICP備08105620號 網站標識碼:5118220036 川公網安備:51182202511826號 技術支持:四川好亦同

杜塞尔多夫vs柏林赫塔 2018超准十码中特期期 足球竞彩混合投注 快乐时时 澳洲幸运10赛车微信群 二人麻将下载不联网下载 好运来大发快三软件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规则 时时彩后三组选6码 澳门二十一点技巧 博财汇黑钱吗 宝贝全计划苹果版 北京pk10官方投注平台 聚宝快三大小规律 酒吧5个骰子玩法及讲解 九龙娱乐 官网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球探网